满江红·怒发冲冠(宋代·岳飞)

岳飞7502023-04-28

满江红¹
宋代·岳飞

怒发冲冠²,凭阑处³、潇潇雨歇⁴。抬望眼,仰天长啸⁵,壮怀激烈⁶。三十功名尘与土⁷,八千里路云和月⁸。莫等闲⁹、白了少年头,空悲切¹⁰。

靖康耻¹¹,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¹²。壮志饥餐胡虏肉¹³,笑谈渴饮匈奴血¹⁴。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¹⁵。

manjianghong.nufachongguan[yuefei].jpg

词句注释

  1. 满江红:词牌名,又名“上江虹”“念良游”“伤春曲”等。双调九十三字。

  2. 怒发(fà)冲冠:气得头发竖起,以至于将帽子顶起,形容愤怒至极。

  3. 凭阑:身倚栏杆。阑,同“栏”。

  4. 潇潇:形容雨势急骤。

  5. 长啸:大声呼叫。啸,蹙口发出声音。

  6. 壮怀:奋发图强的志向。

  7. “三十”句:谓自己年已三十,得到的功名如同尘土一样微不足道。三十,是概数。功名,或指岳飞攻克襄阳六郡以后建节晋升之事。

  8. “八千”句:形容南征北战,路途遥远,披星戴月。八千,是概数,极言沙场征战行程之远。

  9. 等闲:轻易,随便。

  10. 空悲切:即白白地哀痛。

  11. 靖康耻:宋钦宗靖康二年(1127),金兵攻陷汴京,虏走徽、钦二帝。靖康,宋钦宗赵桓的年号。

  12. 贺兰山:贺兰山脉,中国境内有两座山脉名贺兰山,一座在河北一座在宁夏。一说是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的贺兰山,当时被金兵占领;一说是位于河北省境内的贺兰山。据史料考证岳飞足迹未到过宁夏贺兰山,而岳飞抗金活动区域曾在河北贺兰山。

  13. 胡虏:对女真族入侵者的蔑称。

  14. 匈奴:古代北方民族之一,这里指金入侵者。

  15. 朝天阙(què):朝见皇帝。天阙,本指宫殿前的楼观,此指皇帝居住的地方。明代王熙书《满江红》词碑作“朝金阙”。


译文

我怒发冲冠登高倚栏杆,一场潇潇急雨刚刚停歇。抬头放眼四望辽阔一片,仰天长声啸叹,壮怀激烈。三十年勋业如今成尘土,征战千里只有浮云明月。莫虚度年华白了少年头,只有独自悔恨悲悲切切。

靖康年的奇耻尚未洗雪,臣子愤恨何时才能泯灭。我只想驾御着一辆辆战车踏破贺兰山敌人营垒。壮志同仇饿吃敌军的肉,笑谈蔑敌渴饮敌军的血。我要从头彻底地收复旧日河山,再回京阙向皇帝报捷。

摘要

《满江红·怒发冲冠》,一般认为是宋代抗金将领岳飞的词作。此词上片抒写作者对中原沦陷的悲愤,对前功尽弃的痛惜,表达自己继续努力争取壮年立功的心愿;下片抒写作者对民族敌人的深仇大恨,对祖国统一的殷切愿望,对国家朝廷的赤胆忠心。全词情调激昂,慷慨壮烈,显示出一种浩然正气和英雄气质,表现了作者报国立功的信心和乐观奋发的精神。

创作背景

关于此词的创作背景,学界有多种说法。有学者认为此词当创作于宋高宗绍兴二年(1132)前后,也有人认为作于绍兴四年(1134)岳飞克复襄阳六郡晋升清远军节度使之后。

文学赏析

此词上片写作者悲愤中原重陷敌手,痛惜前功尽弃的局面,也表达自己继续努力,争取壮年立功的心愿。

开头五句,起势突兀,破空而来。胸中的怒火在熊熊燃烧,不可阻遏。这时,一阵急雨刚刚停止,作者站在楼台高处,正凭栏远望。他看到那已经收复却又失掉的国土,想到了重陷水火之中的百姓,不由得“怒发冲冠”,“仰天长啸”,“壮怀激烈”。“怒发冲冠”是艺术夸张。作者表现出如此强烈的愤怒的感情并不是偶然的,这是他的理想与现实发生尖锐激烈的矛盾的结果。他面对投降派的不抵抗政策,气愤填膺。岳飞之怒,是金兵侵扰中原,烧杀虏掠的罪行所激起的雷霆之怒;岳飞之啸,是无路请缨,报国无门的忠愤之啸;岳飞之怀,是杀敌为国的宏大理想和豪壮襟怀。这几句一气贯注,生动地描绘了一位忠臣义士忧国忧民的英雄形象。

接着四句激励自己,不要轻易虚度这壮年光阴,争取早日完成抗金大业。“三十”一句,是对过去的反省,表现作者渴望建立功名、努力抗战的思想。三十岁左右正当壮年,古人认为这时应当有所作为,可是,岳飞悔恨自己功名还与尘土一样,没有什么成就。宋朝以“三十之节”为殊荣,然而岳飞梦寐以求的并不是建节封侯,身受殊荣,而是渡过黄河,收复国土,完成抗金救国的神圣事业。正如他自己所说的“誓将直节报君仇”,“不问登坛万户侯”,对功名感觉不过像尘土一样,微不足道。“八千”一句,是说不分阴晴,转战南北,在为收复中原而战斗。这是对未来的瞻望。“云和月”是特意写出,说出师北伐是十分艰苦的,任重道远,尚须披星戴月,日夜兼程,才能“北逾沙漠,喋血虏廷”,赢得抗金的最后胜利。上一句写视功名为尘土,下一句写杀敌任重道远,个人为轻,国家为重,生动地表现了作者强烈的爱国热忱。“莫等闲”二句与“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意思相同,反映了作者积极进取的精神。这对当时抗击金兵、收复中原的斗争,显然起到了鼓舞斗志的作用;与主张议和、偏安江南、苟延残喘的投降派,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这既是岳飞的自勉之辞,也是对抗金将士的鼓励和鞭策。

此词下片运转笔端,抒写词人对于民族敌人的深仇大恨,统一祖国的殷切愿望,忠于朝廷即忠于祖国的赤诚之心。

过片一片壮怀,喷薄倾吐。“靖康耻”四句突出全词中心,由于没有雪“靖康”之耻,岳飞发出了心中的恨何时才能消除的感慨。靖康之耻,实指徽钦二帝被掳,犹不得还,故接言抱恨无穷。这也是他要“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原因,又把“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具体化了。从“驾长车”到“笑谈渴饮匈奴血”都以夸张的手法表达了对凶残敌人的愤恨之情,同时表现了作者英勇的信念和大无畏的乐观精神。

“壮志”二句把收复山河的宏愿,把艰苦的征战,以一种乐观主义精神表现出来。这一联微嫌合掌,然不如此不足以畅其情,尽其势。它没有让人感到复沓的原因,在于其中有一种真气在。“待从头”二句,既表达了对胜利的渴望和信心,也说明了对朝廷和皇帝的忠诚。岳飞在这里不直接说凯旋、胜利等语,而用了“收拾旧山河”,显得有诗意又形象。一腔忠愤,碧血丹心,从肺腑倾出,以此收拾全篇,神完气足,无复毫发遗憾。

这首词代表了岳飞“精忠报国”的英雄之志,词里句中无不透出雄壮之气,显示了作者忧国报国的壮志胸怀。它作为爱国将领的抒怀之作,情调激昂,慷慨壮烈,充分表现了中华民族不甘屈辱、奋发图强、雪耻若渴的神威,从而成为反侵略战争的名篇。

名家点评

明代沈际飞:“胆量、意见、文章悉无今古。”(《草堂诗余正集》)

明末清初潘游龙:“胆量意见,俱超今古。”(《古今诗余醉》)

明末清初刘体仁:“词有与古诗同义者,‘潇潇雨歇’,《易水》之歌也。”(《七颂堂词绎》)

清代沈雄:“《满江红》忠愤可见,其不欲等闲白了少年头,可以明其心事。”(《古今词话·词话》上卷)

清代丁绍仪:“至寓议论于协律宫,犹觉激昂慷慨,读之色舞。”(《听秋声馆词话》卷九)

清代陈廷焯:“何等气概!何等志向!千载下读之,凛凛有生气焉。‘莫等闲’二语,当为千古箴铭。”(《白雨斋词话》)

作品争议

“贺兰山”在宁夏还是河北的争议

有观点认为《满江红》词中的“贺兰山缺”并不在宁夏,而是在河北省磁县。

这已是史学界争议的老问题,主要是文学作品中地名的实指与虚指之争:

持实指观点的学者认为,河北省磁县境内有小山名叫贺兰山,离岳飞出生地汤阴50来公里,离岳飞练兵地岳城30来公里,岳飞曾六次往返通过被金人占领的磁县贺兰山。而宁夏贺兰山在南宋时期属于西夏的领土,不是当时岳飞抗击金人时的作战地点。岳飞征伐的金国位于东北方,要直捣的“黄龙府”在今吉林省境内,两地相隔数千里,方向和宁夏贺兰山完全相反。当捷报频传、胜利在望,岳飞有感而发“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这不仅表明了岳飞的战略部署,也透露出他对磁县贺兰山的地理位置非常熟悉并极为重视。 [21]

持虚指观点的学者认为,对于中原封建王朝来说,最大的威胁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贺兰山是代指中原王朝与北方游牧民族战争的符号。古代诗词里提及边塞,都以汉代为借代,而汉代在贺兰山与匈奴有战争,比如唐诗“半夜火来知有敌,一时齐保贺兰山”,就是借古喻今修辞手法。同样,《满江红》“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表达了,岳飞想效仿西汉卫青、霍去病打击匈奴那样把金人打出大宋疆土的壮志。“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是借用霍去病“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斩敌匈奴的气势,表达内心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因此,《满江红》词中的“贺兰山缺”应是更雄浑、更辽阔、更有战略意义的宁夏贺兰山。甚至有人认为把《满江红》词中的“贺兰山缺”实指为河北磁县贺兰山“格局小了,磁县的贺兰山是丘陵,土坡,而岳武穆的意境是渴望拥有一个大一统的大宋王朝,如果不是宁夏贺兰山,何来的胡虏肉、匈奴血”,“汉代封狼居胥、勒石燕然、饮马瀚海是古代将领梦想的至高荣誉,岳飞自视甚高,格局大,所有才有踏破贺兰山缺,朝天阙和直捣黄龙府的雄心,这壮志不是小山丘、小土坡可以匹配的,只有雄伟的宁夏贺兰山配得上”。

其它

《满江红·怒发冲冠》自明代发现以来至二十世纪初,世人一直认为是岳飞的作品。明代弘治年间,浙江镇守太监麦秀命人将这首《满江红》词刻于杭州岳飞庙碑之上,并由赵宽书写,显然认为此词系岳飞所作。明人徐阶所编《岳集》持相同观点。此后数百年间,人们对此深信不疑。

然而,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起,先后有余嘉锡、夏承焘、徐著新等学者对将《满江红·怒发冲冠》定为岳飞所作的观点提出质疑。其理由主要是,岳珂所编《金佗稡编》《鄂王家谱》没有收录这首《满江红》词,而且弘治十五年(1502)赵宽所书《满江红》词碑之前,从未见到过此词在世间流行。另外的依据是岳飞遇害后的历史背景。迫于秦桧及同党淫威,岳飞来往文稿多被损毁灭迹,而且此时岳飞一家已被定性为朝廷忤逆,眷属被远戍遣散,时人唯恐避之不及,和岳飞关联的史迹皆被毁匿。还有人对词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语句提出质疑,指出河北邯郸市境内的贺兰山和宁夏境内的贺兰山与黄龙府方向相对、相距甚远,而且是岳飞没有经历过的地方,不可能在词作中使用。因此不少学者认为这首《满江红》词是后人伪托岳飞所作,伪托者疑为明人。有人认为是为此词刻碑的相关人士,即麦秀、扬子器、赵宽、李桢等;有人疑为明弘治年间时人反抗西北鞑靼人欺扰期间,王越或幕府手下人等为鼓舞人心而作;有人疑作者是明朝大臣于谦,认为这是作者由“土木之变”联想到“靖康之变”,借岳飞抗金事迹抒发胸中愤慨激烈心情写成的,这首《满江红》词和于谦的《石灰吟》等作品意境风格一致,在文笔上“等闲”一词也许是诗人于谦的习惯。

很多学者对这种质疑提出反驳,认为《满江红·怒发冲冠》作者是岳飞不可动摇。词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贺兰山是泛指而非实指,是文学上惯用的比喻手法;中国有两座贺兰山,河北境内的磁县有一贺兰山,岳飞抗金活动范围以南北官道为轴,以贺兰山所在的磁州为中心,北起真定,南至黄河边的广袤地域,磁县贺兰山在岳飞北伐的战略决策中占有重要地位。 [20] 邓广铭、王瑞来等提出若干条理由。一、这首《满江红》词表述的思想感情和那种慷慨激昂的风格,和岳飞被《金佗稡编》收录的若干题记、诗词中的情感风格基本一致,说岳飞写不出这样的词作是站不住脚的。二、从汤阴岳飞庙发现王熙天顺二年(1458)所书《满江红》词碑,早于赵宽所书《满江红》词碑四十四年,可见有人说赵宽所书此词之前未曾见过此词出现的说法错误。王越生于永乐二十一年(1423),他先后在西夏地区与敌军交战的年代最早是成化八年(1472),最迟是成化十七年(1481),而王熙所书《满江红》词是天顺二年(1458),早于王越作战之时。三、元人杂剧的《岳飞破虏东窗记》第三折中有《女冠子》一词:“怒发冲冠,丹心贯日,仰天怀抱激烈。功成汗马,枕戈眠月。杀金酋伏首,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言愁绝,待把山河重整,那时朝金阙。”与这首《满江红》词相比,有的句子全同,有的句子相似,有明显的演变痕迹,这也是明代之前就有这首《满江红》词流传的证据。


本文链接:https://www.duanzha.com/ci/56.html 

分享到: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