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德歌·春(元代·关汉卿)

关汉卿5812023-04-28

【双调】大德歌·春¹
   元代·关汉卿

子规啼,不如归²,道是春归人未归。几日添憔悴³,虚飘飘柳絮飞。一春鱼雁无消息⁴,则见双燕斗衔(xián)泥⁵。

dadege.chun[guanhanqing].jpg

词句注释

  1. 双调:宫调名,元曲常用宫调之一。大德歌:曲牌名,入双调,共七句七韵。

  2. “子规”二句:子规啼声很像人说“不如归”,容易引起离人的乡愁。

  3. 憔悴:疲惫,没有精神。

  4. 鱼雁:书信的代称。

  5. “则见”句:只见一对对燕子争相衔泥筑巢。斗:竞相,争着。


译文

春天的杜鹃叫了,好像在说“不如归去”。你走的时候说是春天就回来,而今春已到,却不见你的踪影。近日才几天面色已显得枯槁瘦弱,憔悴多了。等了整整一个春天,九十个日夜啊,却一点消息也没等到;而旧时檐前燕子早已归来,忙忙碌碌地营巢筑窝干得多欢!

摘要

《大德歌·春》是元代大戏曲家关汉卿创作的散曲。此曲以一位闺中女子的口吻抒发其盼望离人归来而久久未归的哀怨情愫。曲子以“归”为诗眼。首句“子规啼”,因杜鹃声若“不如归去”,能发闺妇怀远之情。二、三句妙用三个“归”字,贴切、自然流畅,强烈地传达出思念的情感。在飘飘柳絮衬托之下,“添”字尤见精神,准确地把握了因“思”而起的恍惚神态。末句写眼前景,以双燕衔泥营巢继续映衬和强化浓郁的思念和独寂之情。全曲运用既典雅又通俗的语言,蕴藉含蓄地表现闺中女子绵绵不断的相思之情。

创作背景

此曲载于《阳春白雪》前集卷四。《雍熙乐府》有河西六娘子套数一套,题为《玩赏》,其中羼入此曲。“大德歌”是关汉卿在元成宗大德(1297—1307)年间创作的新曲调,可知《大德歌·春》这支曲子作于大德年间,具体作年不详。关汉卿用“大德歌”曲牌所写小令有十支,其中《春》《夏》《秋》《冬》四支,可视为组曲。

文学赏析

此曲首二句“子规啼,不如归”,既写景,又写时。春天的杜鹃叫声,好像在说“不如归去”。声声响在少妇耳旁,深深触动了她怀念远人的情怀。所以第三句写道:“道是春归人未归。”由于盼人人不至,精神饱受折磨,于是引出“几日添憔悴,虚飘飘柳絮飞”两句。“几日憔悴”是从外形上描绘其愁苦。接着又进一步从内部揭示少妇心灵上的创伤。“虚飘飘柳絮飞”,表面写的是景,实际是比喻少妇的心理状态。少妇因情侣久去不归,在外是凶,是吉,是祸,是福,都不得而知,不能不令人担心。因而心绪不定,忽上忽下,正如虚飘飘的柳絮,无所适从。作者这样从外而内两个方面刻画,便把一个愁苦的少妇在等待中度过了一个漫长的春天暗示出来,同时也使下句的“一春”有了依据。

既然少妇一等再等,结果就是春光已过,不仅人未归,连消息也没有得到,最后就不能不伤感地明确点出“一春鱼雁无消息”了。在这七个字中,虽未着一“思”字,而少妇思念远人的炽烈感情已溢于言表。不用说,这时的少妇痛苦已极,凄迷纷乱,百无聊赖。妙的是作者未从正面明写这种感情,而是宕开一笔,用“则见双燕斗衔泥”来反衬。燕是“双燕”,它们为筑爱巢在比赛着衔泥。此情此景,和孤居独处、落落寡欢的少妇形成鲜明的对比,不禁使人又添几分苦涩。

此曲开头以子规鸟的啼叫引起少妇的思念,用的是比兴手法。中间写少妇的离别之苦,由表及里,层层深入。最后用双燕衔泥反衬少妇的孤独之苦。全篇紧紧围绕一个“春”字,从各个侧面描绘,突出了少妇的思念。行文上惜墨如金,不蔓不枝。

名家点评

信阳师范学院古代文学研究所原所长王忠阁:这支小令写暮春时思妇的情思。首句以“子规啼”起兴,引出情思。暮春时节,远去的丈夫为什么还不归来。子规即杜鹃,其叫声好像“不如归去”。以下两句,从外貌和心理两处着笔,描写少妇思人之苦。而“虚飘飘柳絮飞”更添愁思。柳絮扬花,既写出暮春之景,又揭示少妇思愁。由柳丝引出情思,是古代文人常用之法。末尾二句,是少妇的所想所见。丈夫远去,一春无信,也不知现在如何。由不归到无书信,思念之情当然更切。“鱼雁”典出《汉书·苏武传》:“教使者谓单于,言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后以鱼雁代指书信。尾句以双燕衔泥,传少妇思人之情,更衬托出思妇孤居独处的愁苦。此曲语言浅近但稍有委婉,最后一句,意在言外,收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元曲大辞典》)


本文链接:https://www.duanzha.com/qu/57.html 

分享到: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