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清代·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2882023-06-19

浣溪沙¹
清代·纳兰性德

谁²念西风独自凉。萧萧³黄叶闭疏窗⁴。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⁵莫惊春睡⁶重,赌书⁷消得⁸泼茶香。当时只道⁹是寻常。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清代·纳兰性德).jpg

词句注释

  1. 浣溪沙:唐教坊曲名,因春秋时期人西施浣纱于若耶溪而得名,后用作词牌名,又名“浣溪纱”“小庭花”等。此调有平仄两体。全词分上下两片,上片三句全用韵,下片末二句用韵,过片二句用对偶句的居多。音节明快,句式整齐,易于上口,为婉约派与豪放派多数词人所常用。

  2. 谁:此处指亡妻。

  3. 萧萧:风吹叶落发出的声音。

  4. 疏窗:刻有花纹的窗户。

  5. 被酒:中酒、酒醉。

  6. 春睡:醉困沉睡,脸上如春色。

  7. 赌书:此处为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典故。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云:“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故虽处忧患困穷而志不屈。”此句以此典为喻说明往日与亡妻有着像李清照一样的美满的夫妻生活。

  8. 消得:消受,享受。

  9. 只道:只以为,只认为。袁刻本作“止道”。


译文

秋风吹冷,孤独的情怀有谁惦念?看片片黄叶飞舞遮掩了疏窗,伫立夕阳下,往事追忆茫茫。

酒后小睡,春日好景正长,闺中赌赛,衣襟满带茶香,昔日平常往事,已不能如愿以偿。

摘要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是清代词人纳兰性德创作的一首词。上片写一个孤独的人在秋风中夕阳下沉思往昔。下片追忆当年醉酒、赌书的情形。全词情景交融,叙忆结合,现时与往昔穿插对比,一些动词、副词与形容词的运用,增强了情感的表达力,使该词显得情思缠绵,幽怨伤感,引人共鸣。

创作背景

这首词是纳兰性德为悼念亡妻卢氏而作。纳兰与原配卢氏于康熙十三年(1674年)成婚,两人伉俪情笃,然婚后第三年,卢氏死于难产。纳兰性德的《饮水词》中,追思亡妻、忆念旧情者,达四十余首,这就是其中一首,创作时间不详。

文学赏析

词虽没有加标题,其实是可以补上“悼亡”一类题目的。全词所用词语十分素淡,没有什么华丽的藻饰,典故也只用了一个并不冷的常典。上片有“西风”“黄叶”“疏窗”“斜阳”四般景物,下片则有“被酒”“春睡”“赌书”“泼茶”四般情事,看似平平道来,语不惊人,但所谓“词心”即在这如梦似幻、怀旧感今的意绪中。

再分开来解析词的每一句,可以发现上片的四般景物其实也都反映出词人的心理感受,也就是景中见情。第一句“西风”给人“凉”的感觉,对于词人而言,不耐这种“凉”既是生理上的反应,更是心理上的反应,“独自”两字在此充分表明失去了亲爱的生活伴侣,他身心两伤,深感孤寂,对节气物候的反应非常敏感。第二句“黄叶”前加“萧萧”两字,是“无边落木萧萧下”(杜甫《登高》)之景,深有悲凉愁苦之意,而“疏窗”前加一“闭”字,则不但是要将窗外的萧瑟秋意封闭在屋外,更是要将自己的心灵封闭起来,不让它再在春花秋月的刺激下承受爱之失落的痛苦。第三句写在一片光色淡的“斜阳”中悄然独仁“沉思往事”,“立”字下得很耐人寻味,这个“立”字,其实深有“立尽斜阳”之意,见出“沉思往事”时的痴迷,而这种痴迷当然是同“斜阳”本身那与自然景观对应的文化意蕴密切相关的,也就是说,迟暮的日色,象征着词人衰飒的心境。

再看下片的四般情事,其实也就是两个连贯的场景。对过去日常生活中两情相洽之细节描述,承上片之“沉思往事”一语而出,以人物的行为表现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被酒”一句谓酒后头有些晕,沉沉睡去,就不要去惊扰他(也就是词人)的清梦,是从亡妻一边说自己,“莫惊”两字见出亡妻一片关心体贴的深情,“春睡”与上片的萧瑟秋意形成强烈的反差,有很浓厚的温馨感。“赌书”一句则反映了他们夫妻生活中情趣相投,互为知音的一面,这就尤为难得。“赌书”“泼茶”,用宋赵明诚、李清照夫妇的典故,旨在强调伉俪相得的幸福美好,跟纳兰之妻卢氏是否真有很高的才学关系不大;因此,从立意上说,这个全词中唯一的典故用得还是贴切传神的。最后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谓往日平常不起眼之事,今日追思之,虽恍在昨日,但爱妻已魂归离恨天,自己形影相吊,惟余悲忙而已。从语言学的角度看,这一句其实是歇后修辞,后面省去了“今日追思痛满腔”之类的话,所以显得含蓄而隽永。生与死,决定已发生之事的常与奇,这样的逻辑关系,令简单的语句也充满了悲的情怀,具有最普遍的人性感染力。唐李商隐《锦瑟》诗末云:“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而此处则是:“此情纵可成追忆,只是于今自恻然。”语虽平淡,内中潜藏的愁苦却无以复加,感慨横生。

名家点评

清末民国词人况周颐:①易祓《喜迁莺》云:“记得年时,胆瓶儿畔,曾把牡丹同嗅。”语小而不纤,极不经意之事,信手括来,便觉施旅缠绵,令人低徊不尽。纳兰性德《浣溪沙》云:“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亦复工于写情,视此微嫌词费矣。②黄东甫《柳梢青》云:“天涯翠层层,是多少长亭短亭。”《眼儿媚》云:“当时不道春无价,幽梦费重寻。”此等语非深于词不能道,所谓词心也。……所谓词眼也。纳兰容若《浣溪沙》云:“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即东甫《眼儿媚》句意。酒中茶半,前事伶俜,皆梦痕耳。(《蕙风词话》卷一)

中国近现代红学家吴世昌《词林新话》卷五:上结沉思往事,下联即述往事,故歇拍有“当时”云云。“赌书”用易安《金石录后序》中故事,知此首亦悼亡之作。况氏乃谓“酒中茶半”又嫌费词,况君于前人书所记不多。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黄天骥《纳兰性德和他的词》:这词写一个孤独的人对往事的思念。今天的孤独,使他分外珍视过去的幸福。而过去,又身在福中不知福。一旦失去了幸福,就感到十分懊恼。下半阙,在平淡中见沉重,深刻而又婉曲地表达出这孤独的心情。

作者简介

纳兰性德(1655年—1685年),叶赫那拉氏,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洲正黄旗人,原名纳兰成德,一度因避讳太子保成而改名性德,大学士明珠长子。康熙十五年进士,后授三等侍卫,寻晋一等,多次随康熙帝出巡。有《饮水词》传世。


本文链接:https://www.duanzha.com/ci/165.html 

分享到: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