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别妻(西汉·苏武)

苏武4902023-06-22

留别妻
西汉·苏武

结发为夫妻¹,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yàn wǎn)及良时²。

征夫怀往路³,起视夜何其(jī)⁴。

参(shēn)辰皆已没⁵,去去从此辞⁶。

行役在战场⁷,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⁸。

努力爱春华⁹,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¹⁰,死当长相思。

留别妻(西汉·苏武).jpg

词语注释

  1. 结发:指男女成年时。古代男子年20束发加冠,女子年15岁束发加笄,表结发。

  2. 嬿(yàn)婉:两情欢合。及:趁着。

  3. 怀往路:想着出行的事。“往路”一作“远路”。往:去,上。

  4. 夜何其:语出《诗经·庭燎》:“夜如何其?”是说“夜晚何时?”其(jī),语尾助词。

  5. 参(shēn):星名,每天傍晚出现于西方。辰:星名,每天黎明前出现于东方。参辰:宿。

  6. 辞:辞别,分手。

  7. 行役:即役行,指奉命远行。

  8. 生别:即生离。滋:益。多。

  9. 爱:珍重。春华:青春。比喻少壮时期。

  10. 来归:即归来。


译文

从成年时就结为夫妇,相亲相爱两不相疑。

欢乐只在今天晚上,两情欢好要趁这美好的时刻。

远征人心里老惦记着上路,起身看看深夜到何时?

天上星星全都看不到,走啊从此分别了。

奉命远行上战场,两人相见还没有期。

紧握手啊长声叹息,生离别啊泪更多。

努力珍重青春,不要忘记欢乐的时候。

活着应该再回来,死去也应该永远互相怀念。

摘要

《留别妻》是西汉诗人苏武创作的一首五言诗。此诗是一首抒情诗,前四句说夫妻恩爱,五句至八句写深夜话别,九句至十二句写黎明分手,最后四句写互勉立誓。全诗以时间为序,围绕夫妻恩爱,突出话别、分手和互勉。语言质朴明白,生动流畅。

创作背景

苏武年轻的时候是汉武帝的中郎将。天汉元年(公元前100年),匈奴向大汉示好,放回曾经扣留的汉朝使节,于是汉武帝便派了苏武率使团出使匈奴,送还被汉朝扣留的匈奴使者。临行前夕,苏武辞别爱妻,依依不舍,伤感地写下了一首诗。

文学赏析

此诗为苏武出使匈奴时为离别妻子而作。开头四句从夫妻平时恩爱叙起,说明自结为夫妻之后,两相恩爱,从无猜疑,这样就为离别与相思,做了铺垫。三四两句,虽未明言离别,但从欢娱燕婉,仅有今夕的描写中,已透出夫妻即将分别的信息。既然夫妻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良辰在于今夕,这短暂的时光就特别可贵,从惜时写惜别,虽未明言离别而离思已满。开头四句,委婉含蓄地写出了夫妻离别的凄苦。

“征衣怀往路”以下四句,叙述将要分别的景物。“征夫”乃作者自指,“往路”即去匈奴之路。此时作者王命在身,奉命使北,不得不割舍夫妻之情。也可能是王命急宣的缘故,诗人需要夙夜起身,故起观夜色,惟恐误了行程。仰观天际,看到参星与辰星皆已陨落,天色将曙,此时应踏上征途,别妻远行了。“行役在战场”以下四句,正面摧写夫妻离别。首句点明去路,“战场”指匈奴统治之地,自秦至汉,匈奴成了北地主要的边患,可以说是个古战场,所以李白《战城南》云:“秦家筑城备胡处,汉家还有烽火燃。”不过这次苏武使匈奴,并不是到这个古战场上去与匈奴打仗,而是因“送匈奴使留在汉者”,此处露出了伪托的马脚。既然去路是如此遥远,不管行役作战也好,出使也好,夫妻再相见是无有定期的,想到这里,夫妻之间惟有握手长叹,泪满衣襟,有不胜临歧之痛。

结尾四句,是临行前对妻子的劝勉安慰与叮咛。诗人劝妻子珍惜自己的青春年华,不要忘记夫妻间平日的欢乐与燕婉。最后两句,表示自己的爱情生死不渝。只要活着一定回来与妻子团聚,如果死在战场,就怀着相思之情长眠地下。结尾的生归死思,正与开头的“恩爱两不疑”相映衬,相呼应,既沉痛,又悲壮。

名家点评

明代·陆时雍《古诗镜》:“情苦爱至语。‘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纾愁兹华,存其胜具,即萱草树背,弗药于此。‘努力’二字特妙。”

清代·吴景旭《历代诗话》:“诗有涉履所至,吻喉筋节,以直以促,发人酸楚,着不得些子文辞,如苏子卿之‘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邬国平《汉魏六朝诗选》:“罗伦《思亲堂为建昌王垣赋》‘生当长相思,死当长相随’,全拟此句,李清照《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结构亦似此。”

作者简介

苏武(前140—前60年),字子卿,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武帝时为郎,天汉年间(前100年)奉命以中郎将持节出使匈奴,被扣留。苏武历尽艰辛,留居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誓死忠于汉朝。后获释回汉。死后,汉武帝将其列为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


本文链接:https://www.duanzha.com/gutishi/167.html 

分享到: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