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予昼寝(唐代·佚名)

佚名842024-03-29

宰予昼寝    

唐代·佚名


宰予①昼寝②,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③之墙不可圬④也!于予与⑤何诛⑥?”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⑦。”——《论语·公冶长第五》


注释

① 宰予:孔子的弟子

②寝:在床上睡觉

③粪土:腐土、脏土

④圬(Wū):用来涂抹粉霜墙壁的工具。句中作动词,指粉刷,把墙面抹平

⑤于予与:对于宰予这样的人;与:同“欤”,语气词

⑥诛:深责

⑦是:这(指对人的态度)


译文

宰予白天在床上睡觉,孔子说:“腐烂的木头不可以雕刻,用脏土垒砌的墙面不堪涂抹!对于宰予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好责备的呢?”又说: “起初我对于人,听了他说的话就相信他的行为;现在我对于人, 听了他说的话却还要观察他的行为。这是由于宰予的事而改变。”


解读

学生宰予白天在床上睡觉,是因为宰予身体不好,孔子很惋惜他“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之外,还发出了关于认识一个人的感慨。


疑义辨析

《论语·公冶长》:“宰予昼寝,子日:`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向之注家皆解“昼寝”为在白天睡觉”,如近人杨伯峻《论语译注》。但有另一些人认为“昼寝”乃“画寝”之形讹。“画寝”即“涂画寝室”。

因“雕木画寝”之典古人习用。”如《汉书·扬雄传》:“非木摩而不雕,墙涂而不画。”《周书·苏绰传》:若刀笔之中而得浇伪,是则饰画朽木。皆暗用`画寝雕木”之典。唐李匡乂《资暇集》:“梁武帝读为寝室之寝,昼作胡卦反,且云当为画字,言其绘画寝室也,故天子叹朽木不可雕,粪土之墙不可圬。宋周密《齐东野语》:“虽然,宰予昼寝,夫子有朽木粪土之语,尝见侯白所注论语,谓昼字当作画字,盖夫子恶其画寝之侈,是以有朽木粪墙之语……昌黎(韩愈)《语解》亦云昼寝当作画寝,字之误也。宰予四科十哲,安得有昼寝之责?假或僵息,亦未至深诛。刀《论衡·问孔》也表怀疑不解:“昼寝之恶也,小恶也;朽木粪土,败毁不可复成之物,大恶也。责小过以大恶,安能服人?”且“画寝刀之俗,古书多有所记。《左传·襄公三十一年》:“污人以时溟馆宫室。”《礼记》:“天子庙饰。刀《尔雅》:“饰宫墙谓坚。”《周官》:a白盛之属。”注:“谓饰墙使之屋也。,,《考工记》:“白盛。”郑玄注:“唇,灰也。盛之言成也,以属灰坚墙,所以饰成宫室。《礼记》:“居坚室。”孔颖达疏:“新涂呈于墙壁令白,稍饰故也。可见,画寝朋与“粪土之墙不可污也”正相对应,而“朽木不可雕也”为比喻居间。宰予为孔子心爱弟子,恐不会因“昼寝”而斥之为在朽木粪土”,且不符合“夫子循循善诱人”形象。因鲁鱼亥豕之误而“画寝”变“昼寝”。一字之变,意义全非。


本文链接:https://www.duanzha.com/wenyanwen/201.html 

分享到: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