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辞(东晋·陶渊明)

陶渊明2412023-04-29

归去来兮辞(并序)¹
东晋·陶渊明

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²。幼稚盈室³,缾无储粟⁴,生生所资⁵,未见其术⁶。亲故多劝余为长吏⁷,脱然有怀⁸,求之靡途⁹。会有四方之事¹⁰,诸侯以惠爱为德¹¹,家叔以余贫苦¹²,遂见用于小邑¹³。于时风波未静¹⁴,心惮远役¹⁵,彭泽去家百里¹⁶,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归欤之情¹⁷。何则¹⁸?质性自然¹⁹,非矫厉所得。饥冻虽切²⁰,违己交病。尝从人事²¹,皆口腹自役²²。于是怅然慷慨²³,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²⁴,当敛裳宵逝²⁵。寻程氏妹丧于武昌²⁶,情在骏奔²⁷,自免去职。仲秋至冬²⁸,在官八十余日。因事顺心²⁹,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岁十一月也³⁰。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³¹?既自以心为形役³²,奚惆怅而独悲³³?悟已往之不谏³⁴,知来者之可追³⁵。实迷途其未远³⁶,觉今是而昨非³⁷。舟遥遥以轻飏³⁸,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³⁹,恨晨光之熹微⁴⁰。

乃瞻衡宇,载欣载奔⁴¹。僮仆欢迎,稚子候门⁴²。三径就荒,松菊犹存⁴³。携幼入室,有酒盈樽⁴⁴。引壶觞以自酌⁴⁵,眄庭柯以怡颜⁴⁶。倚南窗以寄傲⁴⁷,审容膝之易安⁴⁸。园日涉以成趣⁴⁹,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⁵⁰,时矫首而遐观⁵¹。云无心以出岫⁵²,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以将入⁵³,抚孤松而盘桓⁵⁴。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⁵⁵。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⁵⁶?悦亲戚之情话⁵⁷,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及⁵⁸,将有事于西畴⁵⁹。或命巾车⁶⁰,或棹孤舟⁶¹。既窈窕以寻壑⁶²,亦崎岖而经丘⁶³。木欣欣以向荣⁶⁴,泉涓涓而始流⁶⁵。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⁶⁶。

已矣乎⁶⁷!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⁶⁸?胡为乎遑遑欲何之⁶⁹?富贵非吾愿⁷⁰,帝乡不可期⁷¹。怀良辰以孤往⁷²,或植杖而耘耔⁷³。登东皋以舒啸⁷⁴,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⁷⁵,乐夫天命复奚疑⁷⁶!

guiqulaixici[taoyuanming].jpg

词句注释

1.归去来兮:意思是“回去吧”。来,表趋向的语助词。兮,语气词。

2.耕:耕田。植:植桑。以:来。给:供给。

3.幼稚:指孩童。盈:满。

4.缾(píng):同”瓶“,口小腹大的陶器皿。粟:小米,泛指谷类。

5.生生:犹言维持生计。前一“生”字为动词,后一“生”字为名词。资:凭借。

6.术:这里指经营生计的本领。

7.长吏:较高职位的县吏。指小官。

8.脱然:轻快的样子。有怀:有所思念(指有了做官的念头)。

9.靡途:没有门路。

10.会:适逢。四方:意为到各处去。

11.诸侯:指州郡长官。

12.家叔:指陶夔,当时任太常卿。以:因为。

13.见:被。

14.风波:指军阀混战。静:平。

15.惮:害怕。役:服役。

16.彭泽:县名。在今江西省湖口县东。

17.眷然:依恋的样子。归欤(yú):归家的叹息。《论语·公冶长》:“子在陈曰:‘归欤,归欤!’”

18.何:什么。则:道理。

19.质性:本性。矫:假。厉:勉强。

20.切:迫切。违己:违反自己本心。交病:指思想上遭受痛苦。

21.尝:曾经。从人事:从事于仕途中的人事交往。指做官。

22.口腹自役:为了糊口饱腹而役使自己。

23.怅然:失意。

24.犹:仍然。望:期待。一稔(rěn):公田收获一次。稔,谷物成熟。

25.敛裳:收拾行装。宵:星夜。逝:离去。

26.寻:不久。程氏妹:嫁给程家的妹妹。武昌:今湖北省鄂城县。

27.情:吊丧的心情。在:像。骏奔:急着前去奔丧。

28.仲秋:农历八月。

29.事:辞官。顺:顺遂。心:心愿。

30.乙巳岁:晋安帝义熙元年(405)。

31.胡:为何。

32.以心为形役:让心神为形体所役使。意思是本心不愿出仕,但为了免于饥寒,违背本意做了官。心,意愿。形,形体,指身体。役,奴役。

33.奚:为什么。惆怅:失意的样子。

34.已往:过去。谏:谏止,劝止。

35.来者:未来的事(指归隐)。追:挽救,补救。

36.实:确实。一说认识到。迷途:做官。其:大概。

37.是:正确。非:错误。

38.遥遥:漂流摇荡的样子。以:而。飏(yáng):形容船缓缓前进。

39.征夫:行人而非征兵之人。以:把。前:前面的。

40.恨:遗憾。熹微:光线微弱,天未大亮。

41.“乃瞻”二句:看见自己家的房子,心中欣喜,奔跑过去。瞻,远望。衡宇,简陋的房子。衡,横木,横木为门,是贫者之居的布置。载欣载奔,高兴地奔跑。载,语助词。

42.稚子:幼儿。

43.“三径”二句:院子里的小路快要荒芜了,松菊还长在那里。三径,院中小路。汉朝蒋诩隐居之后,在院里竹下开辟三径,只与求仲、羊仲来往。后以“三径”代指隐士所居。就,近于。

44.盈樽:满杯。

45.引:拿来。觞(shāng):古代酒器。

46.眄(miàn):斜看。这里是“随便看看”的意思。柯:草木的枝茎,这里指树。以:为了。怡颜:使面容现出愉快的神色。

47.寄傲:寄托傲世的情怀。傲,指傲世。

48.“审容膝”句:深知住在陋室中反而容易使人安适。审,深知。容膝,仅能容纳双膝,形容居处狭小。

49.“园日涉”句:每天在园中游玩。涉,涉足,走到。

50.策:拄着。扶老:手杖。流憩(qì):游息,就是没有固定的地方,到处走走歇歇。憩,休息。

51.矫首:抬头。矫,举。遐:远。

52.无心:无意地。岫(xiù):有洞穴的山,这里泛指山峰。

53.景:同“影”,指太阳。翳(yì)翳:阴暗的样子。

54.盘桓:盘旋,徘徊,留恋不去。

55.请:表委婉的谦敬副词。息交:停止与人交往。绝游:断绝交游。

56.驾:驾车,这里指驾车出游去追求想要的东西。言:助词。

57.情话:知心话。

58.春及:春天到了。

59.有事:指耕种之事。事,这里指农事。畴:田地。

60.或命巾车:有时叫上一辆有帷的小车。或,有时。巾车,有车帷的小车。

61.或棹(zhào)孤舟:有时划一艘小船。棹,本义为船桨。这里名词作动词,意为划桨。

62.窈窕:幽深曲折的样子。壑:山沟。

63.“亦崎岖”句:走过高低不平的山路。

64.“木欣欣”句:谓草木茂盛。欣欣、向荣,都是草木滋长茂盛的意思。

65.涓涓:水流细微的样子。

66.“善万物”二句:羡慕自然界万物一到春天便及时生长茂盛,感叹自己的一生行将结束。善,欢喜,羡慕。行休,行将结束。

67.已矣乎:算了吧!助词“矣”与“乎”连用,加强感叹语气。

68.“寓形”二句:活在世上能有多久,何不顺从自己的心愿,管它什么生与死呢?寓形,寄生。宇内,天地之间。曷(hé),何。委心,随心所欲。去,死。留,生。

69.遑遑:不安的样子。之:往。

70.富贵:指高官厚禄。

71.帝乡:仙乡,神仙居住的地方。期:希望,企及。

72.怀:留恋、爱惜。良辰:指上文所说万物得时的春天。孤:独,独自外出。

73.植:立,扶着。耘:除草。耔(zǐ):培苗。

74.皋(gāo):高地。舒:放。啸:撮口发出的长而清越的一种声音。

75.聊:姑且。乘化:顺从大自然的运转变化。归尽:到死。尽,指死亡。

76.夫:句中助词,无义。 复:还有。疑:疑虑。


译文

我家境贫困,靠耕田不足自给。年幼的孩子很多,米瓮里没有积蓄的粮食,养活全家老幼还找不到什么办法。亲戚朋友都劝我出去做官,我豁然而有所思虑,但求取一官半职也没有途径。恰巧遇到四方勤王的大事,诸侯大臣都以广施惠爱作为美德。我的叔父见我家境贫困,就举荐我任职于小县县令。这时讨伐桓玄的战争还没有结束,心里也害怕出远差。彭泽县离家只有百余里路程,公田里种植的粮食,足够酿酒,故而就向叔父谋求这个官职。到任后不久,很怀念家乡,便有归去的心愿。为什么呢?我本性真率,无法改变。饥饿寒冷虽也令人感觉痛切,但违背自己的意愿则更使我心身交病。先前曾在官场里应酬周旋,那都是为了嘴巴肚子而役使自己。于是惆怅感慨,为平生的抱负未能实现而深感惭愧。本指望干完一年就整好衣服乘夜离去。不久,嫁到程家的妹妹在武昌去世,一心想赶快奔赴吊丧,于是自己请求免去了职务。自仲秋到入冬,任职一共八十多天。因这件事顺遂了心愿,而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归去来兮”。时在乙巳年十一月。

回去吧!田园都将要荒芜了,为什么不回去呢?既然自己的心灵被躯壳所役使,那为什么悲愁失意?我明悟过去的错误已不可挽回,但明白未发生的事尚可补救。我确实入了迷途,但不算太远,已觉悟如今的选择是正确的,而曾经的行为才是迷途。船在水面轻轻地飘荡着前进,轻快前行,风轻飘飞舞,吹起了衣袂翩翩。我向行人询问前面的路,恨天亮的太慢。

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家,心中欣喜,奔跑过去。家僮欢快地迎接我,幼儿们守候在门庭等待。院子里的小路快要荒芜了,松菊还长在那里。我带着幼儿们进入屋室,早有清酿溢满了酒樽。我端起酒壶酒杯自斟自饮,看看院子里的树木,觉得很愉快;倚着南窗寄托傲然自得的心情,觉得住在简陋的小屋里也非常舒服。天天到院子里走走,自成一种乐趣,小园的门经常地关闭,拄着拐杖出去走走,随时随地休息,时时抬头望着远方。云气自然而然的从山里冒出,倦飞的小鸟也知道飞回巢中;阳光黯淡,太阳快落下去了,手抚孤松徘徊。

回来呀!我要跟世俗之人断绝交游。世事与我所想的相违背,再出外远行又有什么追求?以亲人间的知心话为愉悦,以弹琴读书为乐来消除忧愁。农夫告诉我春天到了,西边田野里要开始耕种了。有时叫上一辆有帷的小车,有时划过一艘小船。有时经过幽深曲折的山谷,有时走过高低不平的山路。草木茂盛,水流细微。羡慕自然界的万物一到春天便及时生长茂盛,感叹自己的一生行将结束。

算了吧!活在世上还能有多久,为什么不放下心来任其自然地生死?为什么心神不定,想要到哪里去?富贵不是我所求,修成神仙是没有希望的。趁着春天美好的时光,独自外出。有时放下手杖,拿起农具除草培土;登上东边的高岗放声呼啸,傍着清清的溪流吟诵诗篇。姑且顺其自然走完生命的路程,抱定乐安天命的主意,还有什么可犹疑的呢!

摘要

《归去来兮辞》是晋宋之际文学家陶渊明创作的抒情小赋。这篇文章作于作者辞官之初,是作者脱离仕途回归田园的宣言。全文叙述了作者辞官归隐后的生活情趣和内心感受,表现了他对官场的认识以及对人生的思索,表达了他洁身自好、不随世俗的精神情操。文章通过描写具体的景物和活动,创造出一种宁静恬适、乐天自然的意境,寄托了作者的生活理想。语言朴素,辞意畅达,匠心独运而又通脱自然,感情真挚,意境深远,有很强的感染力。结构安排严谨周密,散体序文重在叙述,韵文辞赋则全力抒情,二者各司其职,相为表里,成“双美”之势。

创作背景

东晋安帝义熙元年(405)仲秋,陶渊明出仕为彭泽县令,只八十多天便弃官归田,作《归去来兮辞》。陶渊明从二十九岁起开始出仕,任官十三年,一直厌恶官场,向往田园。这次辞官回家以后,再也没有出来做官。据《宋书·陶潜传》和萧统《陶渊明传》云,陶渊明归隐是出于对腐朽现实的不满。当时郡里一位督邮来彭泽巡视,官员要他束带迎接以示敬意。他气愤地说:“我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即日挂冠去职,并赋《归去来兮辞》,以明心志。

陶渊明从晋孝武帝太元十八年(393)起为州祭酒,到义熙元年作彭泽令,十三年中,他曾经几次出仕,几次归隐。陶渊明有过政治抱负,但是当时的政治社会已极为黑暗。晋安帝元兴二年(403),军阀桓玄篡晋,自称楚帝。元兴三年(404),另一个军阀刘裕起兵讨桓,打进东晋都城建康(今江苏南京)。至义熙元年(405),刘裕完全操纵了东晋王朝的军政大权。这时距桓玄篡晋,不过十五年。伴随着这些篡夺而来的,是数不清的屠杀异己和不义战争。陶渊明天性酷爱自由,而当时官场风气又极为腐败,谄上骄下,胡作非为,廉耻扫地。一个正直的士人,在当时的政治社会中决无立足之地,更谈不上实现理想抱负。陶渊明经过十三年的曲折,终于彻底认清了这一点。陶渊明品格与政治社会之间的根本对立,注定了他最终的抉择——归隐。

文学赏析

这篇辞赋,不仅是陶渊明一生转折点的标志,亦是中国文学史上表现归隐意识的创作之高峰。全文描述了作者在回乡路上和到家后的情形,并设想日后的隐居生活,从而表达了作者对当时官场的厌恶和对农村生活的向往;另一方面,也流露出诗人的一种“乐天知命”的消极思想。

辞前有序,是一篇优秀的小品文。从“余家贫”到“故便求之”这上半幅,略述自己因家贫而出仕的曲折经历。其中“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及“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写出过去出仕时一度真实有过的欣然向往,足见诗人天性之坦诚。从“及少日”到“乙巳岁十一月也”这后半幅,写出自己决意弃官归田的原因。“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是弃官的根本原因。几经出仕,诗人深知为“口腹自役”而出仕,即是丧失自我,“深愧平生之志”。因此,“饥冻虽切”,也决不愿再“违己交病”。语言虽然和婉,意志却是坚如金石,义无反顾。至于因妹丧而“自免去职”,只是一表面原因。序是对前半生道路的省思;辞则是渊明在脱离官场之际,对新生活的想象和向往。序文文笔雅淡自然,是极为纯净而渊然有深味的散文佳作。

正文以“归去来兮”开篇,意即“回家去啊!”开门见山地喝出久蓄胸中之志,好像长吁一口闷气,感到浑身轻松自在。“田园将芜胡不归?”以反问语气表示归田之志已决。“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回顾当时为了谋生而出仕,使精神受形体的奴役,感到痛苦悲哀,现在已觉悟到过去的错误虽然无法挽回,未来的去向却还来得及重新安排。作者引用《论语·微子》中楚狂接舆的歌辞:“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微加点化,形神俱似。“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则是觉醒和决绝的宣言。他看穿了官场的恶浊,不愿同流合污;认识到仕途即迷途,幸而践之未远,回头不迟;一种悔悟和庆幸之情溢于言外。这一段是申述“归去来兮”的缘由。寓理于情,读来诚挚恳切,在平静的语气中显示出思绪的变迁和深沉的感慨。

以下想象归家途中和抵家以后的情状:“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写船行顺风,轻快如飞,而心情的愉快亦尽在其中。“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写昼夜兼程,望归甚切。问路于行人,见暗自计程,迫不及待;惟其如此,方恨路程之长,而嫌时间过得太慢。“恨晨光之熹微”,正是把心理上的归程之长化为时间之慢的感觉,以表现其急切盼归的心情。“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写初见家门时的欢欣雀跃之态,简直像小孩子那样天真。“僮仆欢迎,稚子候门”,家人欢迎主人辞官归来,主仆同心,长幼一致,颇使作者感到快慰。“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惋叹之余,大有恨不早归之感。所喜手植的松菊依然无恙,樽中的酒也装得满满的。松菊犹存,以喻坚芳之节仍在;有酒盈樽,则示平生之愿已足。由此而带出:“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这四句写尽饮酒自乐和傲然自得的情景。《韩诗外传》卷九载北郭先生辞楚王之聘,妻子很支持他,说:“今如结驷列骑,所安不过容膝。”“审容膝之易安”,这里借用来表示自己宁安容膝之贫居,而不愿出去做官了。这与“三径就荒”一样,都是引用同类的典故,仿佛信手拈来,自然合拍,而且显得语如己出,浑然无用典之迹。接着由居室之中移到庭园之间:“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这八句写涉足庭园,情与景遇,悠然有会于心的境界。你看他:拄着拐杖,随意走走停停;时而抬起头来,望望远处的景色;举凡白云出山,飞鸟投林,都足以发人遐想。“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既是写景,也是抒情;作者就像那出岫之云,出仕本属于“无心”;又像那归飞之鸟,对官场仕途已十分厌倦,终于在田园中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归宿。“景翳翳以将入”,写夕阳在山,苍茫暮色将至;“抚孤松而盘桓”,则托物言志,以示孤高坚贞之节有如此松。这一大段,由居室而庭园,作者以饱蘸诗情之笔,逐层写出种种怡颜悦性的情事和令人流连忘返的景色,展现了一个与恶浊的官场截然相反的美好境界。

下一段再以“归去来兮”冒头,表示要谢绝交游,与世相忘;“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听家人谈谈知心话,以琴书为亲密的伴侣,尘俗不染于心,也足以乐而忘忧了。“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躬耕田园的生活,在作者笔下显然已被诗化,这与其说是写实,不如说是浪漫的抒情。“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写农事之暇,乘兴出游,登山泛溪,寻幽探胜。“崎岖经丘”承“或命巾车”,指陆行;“窈窕寻壑”承“或棹孤舟”,指水路。音节和谐优美,读来有悠游从容之概。“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触景生感,从春来万物的欣欣向荣中,感到大自然的迁流不息和人生的短暂,而流露出及时行乐的思想。虽然略有感喟,但基调仍是恬静而开朗的。这一段承上启下,把笔触从居室和庭园延伸到郊原和溪山之间,进一步展拓出一个春郊事农和溪山寻幽的隐居天地;并且触物兴感,为尾段的抒情性议论作了过渡。

尾段抒发对宇宙和人生的感想,可以看作是一篇隐居心理的自白。“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是说寄身天地之间,不过短暂的一瞬,为什么不随自己的心意决定行止呢?“胡为遑遑欲何之?”是对汲汲于富贵利禄、心为形役的人们所发出的诘问;作者自己的态度是:“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既不愿奔走求荣,也不想服药求仙;他所向往的是:“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良辰胜景,独自出游;除草培土,躬亲农桑;登山长啸,临水赋诗;一生志愿,于此已足。植杖耘耔,暗用《论语·微子》荷蓧丈人“植其杖而耘”的故事;登皋舒啸,则似用苏门山隐士孙登长啸如鸾凤之声的故事。作者分别用以寄寓自己的志趣。最后以“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收束全文,表示随顺死生变化,一切听其自然,乐天知命而尽其余年。这是作者的处世哲学和人生结论。虽然不免消极,但确乎发自内心,而且包含着从庸俗险恶的官场引身而退的痛苦反省,带有过来人正反两面的深刻体验;因而不同于那种高谈玄理,自命清高的假隐士。

这篇文章感情真挚,语言朴素,音节谐美,有如天籁,呈现出一种天然真色之美。作者直抒胸臆,不假涂饰,而自然纯真可亲。王若虚曾指摘《归去来兮辞》在谋篇上的毛病,说既然是将归而赋,则既归之事,也当想象而言之。但从问途以下,都是追叙的话,显得自相矛盾。即所谓“前想象,后直述,不相侔。”对此,钱锺书在《管锥编》中已有辩正,并援引周振甫的见解:“《序》称《辞》作于十一月,尚在仲冬;倘为‘追录’、‘直述’,岂有‘木欣欣以向荣’、‘善万物之得时’等物色?亦岂有‘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或植杖而耘耔’等人事?其为未归前之想象,不言可喻矣。”钱钟书认为此文自“舟遥遥以轻飏”至“亦崎岖而经丘”,“叙启程之初至抵家以后诸况,心先历历想而如身正──经”,其谋篇机杼与《诗经·豳风·东山》写征人尚未抵家,而想象家中情状相类。陶渊明此文写于将归之际,人未归而心已先归,其想象归程及归后种种情状,正显得归意之坚和归心之切。这种浪漫主义的想象,乃是陶渊明创作的重要特色,也正是构成《归去来兮辞》谋篇特点的秘密所在。

名家点评

宋代欧阳修:晋无文章,惟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一篇而已。

宋代苏轼:俗传书生入官库,见钱不识。或怪而问之,生曰:“固知其为钱,但怪其不在纸裹中耳。”予偶读渊明《归去来辞》云,幼稚盈室,瓶无储粟,乃知俗传信而有征。使瓶有储粟,亦甚微矣,此翁平生只于瓶中见粟也耶?

宋代李格非:陶渊明《归去来兮辞》,沛然如肺腑中流出,殊不见有斧凿痕。

宋代陈知柔:盖其词高甚,晋宋以下,欲追蹑之不能。

宋代朱熹:其辞义夷旷萧散,虽托楚声而无其尤怨切蹙之病。

清代刘熙载:屈子辞,雷填、风飒之首;陶公辞,木荣、泉流之趣。虽有一激一平之别,其为独往独来则一也。


本文链接:https://www.duanzha.com/wenyanwen/59.html 

分享到: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