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东原·忘忧草(元代·白朴)

白朴2032023-07-13

【双调】庆东原¹
   元代·白朴

忘忧草²,含笑花³,劝君闻早冠宜挂⁴。那里也能言陆贾(jiǎ)⁵?那里也良谋子牙⁶?那里也豪气张华⁷?千古是非心,一夕渔樵(yú qiáo)话⁸。

庆东原·忘忧草(元代·白朴).jpg

词句注释

  1. 双调:宫调名,十二宫调之一。庆东原:双调曲牌,又名“庆东园”“郓城春”。定格句式为三三七、四四四、三三,八句六韵。首两句及末两句一般要求对仗,中间三个四字句宜作鼎足对。常用以抒发豪放感情。

  2. 忘忧草:即萱草,俗名金针菜,花可食,食后如酒醉,故有忘忧之名。

  3. 含笑花:属木兰科,花如兰,“开时常不满,若含笑焉”,故名。

  4. 闻早:趁早。冠宜挂:“宜挂冠”的倒装,即宜辞官。

  5. 那里也:犹言哪里去了,如今安在。能言陆贾:陆贾是汉高祖谋臣,以能言善辩知名。

  6. 良谋子牙:姜太公姜子牙,曾辅佐周文王,又帮助周武王谋划伐纣灭殷,故称良谋子牙。

  7. 豪气张华:张华字茂先,西晋文学家。曾劝谏晋武帝伐吴,灭吴后持节都督幽州诸军事,虽为文人而有武略,故称豪气张华。

  8. 渔樵话:渔人樵夫所说的闲话。


译文

看看忘忧草,想想含笑花,劝你忘却忧愁,趁早离开官场。能言善辩的陆贾哪里去了?足智多谋的姜子牙哪里去了?文韬武略的张华哪里去了?千古万代的是非曲直,都成了渔人樵夫们一夜闲话的资料。

摘要

《庆东原·忘忧草》是元曲作家白朴创作的一首小令。此曲写功名利禄到头来不免一场虚幻,只有渔父樵夫的生活,才是无忧忧虑的逍遥境界,以此劝勉友人出世。全曲多用典故,增加了劝人辞官的说服力,同时也悠然闲适的人生志趣表现得活灵活现,语淡而味浓,是元代知识分子叹世作品的的代表作。

创作背景

《庆东原·忘忧草》系叹世之作。叹世是中国古代文人长写不疲的题目。尤其是南宋词,许多篇章包容有山川之叹、家国之叹、身世之叹。元曲家继承了这一题目。但元代知识分子的叹世,自有与其前辈十分不同的特点。这首小令正是这方面的代表作。

此曲作者白朴一生坎坷,在他年幼的时候,便遭受到了战争的祸害。后来长大成人,对侵略者的残暴行为一直不能释怀,后又遭妻离子散,这都造成了他一生不愿做官的事实。他虽一直以归隐自居,但无法对残酷现实熟视无睹。但对于当时的作者而言,归隐田园可以放浪形骸,可以与世无争。这篇散曲也就是作者在这种心境下创作的。

文学赏析

这是一支劝勉友人出世的曲子。全曲以两种植物起兴,劝人忘却忧愁,常含笑口。作者因为要把“忘忧”和“含笑”当成一种境界,这种境界只有在摆脱了名利之后才能达到,所以才写忘忧草、含笑花,以表示不为忧愁所扰,含笑人生的情怀,而用别的花、草不能配合词曲的主旨。而要从根本上摆脱人生的烦恼,宜及早挂冠,即辞官。作者在这里间着一个“宜”字,意谓抛弃功名、脱离官场宜早不宜迟。

接着,曲子以一个鼎足对,用排比的修辞手法,提及三个历史人物:善辩的陆贾、多谋的子牙、充满豪气的张华。这是为了表明人才无用武之地,不如早日归隐。按“庆东原”调式四五六句都是四字句,故一连排比三次的“那里也”是衬字。这三处衬字极为有用,它们拉长了叹息的语调,加重了叹息的语气,大有“言之不足则嗟叹之”的意味。

在对天连连发问长叹之后,曲子以“千古是非心,一夕渔樵话”作结。千古之是非曲直,都成了渔父樵夫们一夜闲话的资料。白朴这里继承了唐宋词中常用渔樵闲话来感慨兴亡这一做法,同时也回答了前文“那里也”的三个自问:若一定要追踪的话,可以发现,陆贾、子牙、张华们并非荡然无存,他们还“活”在渔樵们的饭后谈资之中。这就是那些历史人物仅存的价值。其言外之意是他们本无甚价值可言,他们的辨别是非之心、经世济民之业只不过给后人添了点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这首曲子的表达方式主要是议论,作者把许多的历史人物拿出来作为论点的佐证,用这些论据论证了自己在词曲中的观点。这种多处用典的方式增加了作者劝勉友人辞官的说服力,同时也悠然闲适的人生志趣表现得活灵活现,语淡而味浓,此曲的一种超脱旷达的心境也随之跃然纸上。

名家点评

中国古典诗词曲研究家郑因百《词曲概说示例》:曲中此种颓废情调,几于触目皆是,是为元时一般文人对于当代黑暗社会,尤其不平政治之反响。读者谅其心悲其遇可也。

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王星琦《元曲三百首注评》:读白朴此曲,不可径以消极视之,“笑”“忘”二字,恰是全篇关窍。

作者简介

白朴(1226—1306后),元代戏曲作家、词人。字太素,号兰谷先生。隩州(今陕西河曲)人。后居真定(今河北正定)。父白华为金枢密院判官。金亡时尚年幼,因其母为蒙古军所掠,遂得元好问救助,幸免于难。入元后,不肯出仕,浪迹山水。曾一度寓居金陵(今江苏南京),晚年仍归北方。杂剧、散曲作品以绮丽婉约见长。与关汉卿、马致远、郑光祖并称“元曲四大家”。所作杂剧今知有16种,现存《梧桐雨》等3种,皆描写爱情。另有词集《天籁集》。清初杨友敬掇拾白氏散曲附于集后,名《摭遗》,有小令37首,套数4套。


本文链接:https://www.duanzha.com/qu/181.html 

分享到: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