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不断·布衣中(元代·马致远)

马致远4422023-08-15

【双调】拨不断¹
   元代·马致远

布衣中²,问英雄。王图霸业成何用³!禾黍(shǔ)高低六代宫⁴,楸(qiū)梧远近千官冢(zhǒng)⁵。一场恶梦⁶。

拨不断·布衣中(元代·马致远).jpeg

词句注释

  1. 双调:宫调名。元曲常用宫调之一。拨不断:曲牌名。又名“续断弦”,属双调宫曲调。此调流行于南宋和元代。全曲六句,句句押韵。

  2. 布衣:指平民百姓。

  3. 王图霸业:成王的宏图,称霸的大业。

  4. 六代:即六朝,指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均在今南京建都。

  5. 楸(qiū)梧:两种树木名,既是制棺的用材,又是墓地常植之树。楸,梓树的一种。冢:坟墓。

  6. 恶梦:一作“噩梦”。


译文

在平民百姓之中,试问那几个英雄人物,称王称霸建立功业究竟有什么用处?你看那六朝宫殿,如今长满了高高低低的禾黍;千万名达官的坟墓上,如今远远近近长满了楸树和梧树。只不过像是一场恶梦。


摘要

《拨不断·布衣中》是元曲作家马致远创作的一首小令。此曲通过抒写王霸之业的无用以及六朝宫殿的荒芜,表达了作者对世人所推崇的功名霸业的否定和蔑视。全曲创造性地化用唐代许浑《金陵怀古》诗句,富有新意,并具有自己的精神和风格。

创作背景

马致远早年专注于求取功名,但在长期得不到重用的情况下,他开始看破红尘,追求超然物外的生活,转而厌恶追逐功名。在这种心境之下,马致远作了多首《拨不断》无题小令,现存十五首,由于曲中有明显的叹世主旨,明代《雍熙乐府》多加上了“叹世”的标题。此曲即为其中之一。

文学赏析

此曲起首两句“布衣中,问英雄”,显示了两个方面的历史事实:一是历史上“王图霸业”的缔造者,尽管都被戴上了“天命所归”、“真龙天子”的桂冠(这情形就同他们失败了就被换上“贼”“寇”的帽子一样),但实际上多来自“布衣”;二是布衣们视这些幸运儿为“英雄”,并将此视为终生奋斗的最高目标。这后一方面看来尤使作者不满,故要向“英雄”们“问”上一问。第三句初看也有点似问非问。“成何用”本身便有不成用的意味。不过作者在这里实有问意,因为随后他便自问自答,并通过揭晓的答案来阐明了全曲的主旨。

“禾黍高低六代宫,楸梧远近千官冢”是工整而精警的对仗。“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诗经·王风·黍离》)远在西周就产生过对于废宫禾黍的嗟叹。“高低”既切“禾黍”又切“宫”,“远近”既切“楸梧”又切“冢”,足见造语的警策。

这首小令,是化用唐代诗人许浑名作《金陵怀古》入曲的。许浑的原诗是这样的:“玉树歌残王气终,景阳兵台戍楼空。松楸远近千官冢,禾黍高低六代宫。石燕拂云晴亦雨,江豚吹浪夜还风。英雄一去豪华尽,惟有青山似洛中。”

从内容上看,许浑原诗首尾两联主要是抒情,中间两联侧重于写景。马致远基本上一字不动地保留了颔联两句,这两句是诗人登临时眼中所见之景,没有这两句,览古凭吊之情就失去了依据。而诗中其他各句,由于律诗与小令毕竟差异很多,保留的余地不多。在这种情况下,马致远舍其次要成分,把主要精力集中在首尾两联兴亡之感的抒发上。南朝宋齐梁陈四代开国之君,都是出身微贱登上皇帝宝座的,都所谓的布衣中的“英雄”。和许浑一样,马致远蔑视他们,认为他们的王霸事业,到头来不过是一场恶梦而已。在马致远看来,古今英雄争王称霸,做得高官显赫,但最终化为尘土,这如同做了一场恶梦一样,没有什么意义。曲子中流露出的历史虚无感和厌世感,是元代文人作品中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

从艺术上看,马致远此曲对许浑原诗的化用,是有新意,有创造性的。此曲由于具有自己的精神和风格,遂能与原诗并峙,为人们所传诵。 

名家点评

现代元曲研究家王星琦《元曲三百首注评》:此曲已由一般地否定仕途进取,进而否定了一切王图霸业,仿佛是彻底的历史虚无主义。梦而着一“恶”字,不仅是感伤的,更是至哀至痛语。元代士人之失落与悲慨,已痛入骨髓! [1]

作者简介

马致远,元代杂剧家、散曲家。号东篱,一说字千里。大都(今北京)人。曾任江浙行省务官(一作江浙省务提举)。晚年隐居田园,衔杯自娱,卒后葬于祖茔。所作杂剧今知有十五种,现存七种。作品多写神仙道化,有“马神仙”之称。曲词豪放洒脱。与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同称“元曲四大家”。其散曲成就尤为世所称,被誉为“曲状元”。有辑本《东篱乐府》,存小令百余首,套曲二十多套。


本文链接:https://www.duanzha.com/qu/196.html 

分享到: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