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德歌·夏(元代·关汉卿)

关汉卿2142023-06-12

【双调】大德歌·夏¹
   元代·关汉卿

俏(qiào)冤家²,在天涯,偏那里绿杨堪系马³。困坐南窗下,数对清风想念他⁴。蛾眉淡了教谁画⁵?瘦岩(yán)岩羞带石榴花⁶。

大德歌·夏(元代·关汉卿).jpg

词句注释

  1. 双调:宫调名,元曲常用宫调之一。大德歌:曲牌名,入双调,共七句七韵。

  2. 俏冤家:此指在外远游的爱人。

  3. “偏那里”句:偏是那里的绿杨树能够拴住你的马。此系怨词,恨爱人久离不归。

  4. 数:每每。

  5. 蛾眉:弯而长的眉毛。

  6. 瘦岩岩:瘦骨嶙峋貌。带:即“戴”。


译文

我那俏冤家,远在天涯,你怎么在外边贪恋新欢,怎么偏偏只有外边才能留得住你?懒洋洋地坐南窗下,每每对着清风想念他。细长的眉毛淡了教谁来描画?脸瘦得不像样子,羞得不敢戴上那石榴花。

摘要

《大德歌·夏》是元代大戏曲家关汉卿创作的散曲。此曲以闺中女子的口吻抒写其夏日相思之情,曲子以“俏冤家”统领,表现女主人公对过去美满生活的回味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以及“女为悦己者容”的心理。全曲辞尽意未休,风格蕴藉含蓄。

创作背景

此曲载于《阳春白雪》前集卷四,是为闺中女子代言之作。郑振铎、胡适、吴晓铃、王季思等学者认为“大德歌”是关汉卿在元成宗大德年间(1297—1307)自创的新曲调,据此可推断《大德歌·夏》这支曲子当作于大德年间。关汉卿用“大德歌”曲牌所写小令有十支,其中《春》《夏》《秋》《冬》四支,可视为组曲。

文学赏析

这是一支小令,写少妇对远方情人的猜疑和抱怨,相思之情写得大胆泼辣。

开头一句“俏冤家”,传神至极。“冤家”本是妇女对情人的昵称,已经够可爱了,又冠以一个“俏”字,更令人迷恋。可如今他却远走天涯,一去不归,不能不叫人怀疑。“偏那里绿杨堪系马”,更明显地由怀疑流露出抱怨的情绪。“偏”在这里用作副词,表示发生的事与所期待的恰好相反。一个“偏”字,把少妇爱极而怨深的感情反映得淋漓尽致。此句一语双关,既点明夏日的时令,又比喻滞留异乡、拈花惹草的负心郎。曲子前三句,把爱与恨交织在一起,表面上埋怨“绿杨”,骨子里却怨恨爱人不知早归,不珍惜爱情。其实,在远方的情人未必如她所猜想的那样,这或许是少妇的“多虑”。而“多虑”正是一种情深爱笃的表现,故虽抱怨,却并未弃绝。因此第四、五两句“困坐南窗下,数对清风想念他”表现为万般慵懒、无所事事,只有一次次面对清风倾吐自己对远人的情思,大有“不思量,自难忘”、摆不脱、丢不开之苦。这两句虽看似平淡无奇,但词浅意深,清风和美,情思更浓,它进一步刻画出少妇对远人思之弥深、爱之弥笃的感情。第六句“蛾眉淡了教谁画?”借用汉代张敞为妻画眉的典故来表现出少妇对夫妻恩爱生活的回味与渴望。然而好事难成,希望终无由实现,以致愁得“瘦岩岩羞带(戴)石榴花”。“瘦岩岩”比“憔悴”状瘦弱不堪之状,更具体,更形象。“羞”字是尤为传神之笔,它既含戴花与体貌不相称的自我嘲讽之意,又表露出戴花无人欣赏的寂寞。古人说“女为悦己者容”,这里暗化此意,且更形象生动,活画出少妇难以言状的复杂心理状态。

曲贵新奇,然而,这支曲子蕴藉含蓄,辞尽意未休,具有词的风格。其中首句“俏冤家”是统领全篇的关键句。少妇的思念、怀疑及抱怨都由此而发;少妇对过去美满生活的回味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以及“为悦己者容”的心理,也是以此为依据。故全篇所言少妇的表现,都和这句“俏冤家”紧紧挂钩,句句落实,没有一句是闲笔。

名家点评

齐鲁师范学院教授李雁、吴冰沁:这个困坐在南窗下的小女子,在这样一个夏天,除了无数次的“数对清风想念他”之外,似乎再无其他事情可做了。爱情就是她的一切,是她全部的生活,没有爱情,她完全是一副心灰意懒、生趣全无的样子。(《元散曲经典品读》) [2]

信阳师范学院教授王忠阁:题为写夏日时光,实是写思妇夏日思人。以埋怨远人开首,传达出少妇对丈夫的思念之深。他远在天涯,是不是情系别处,在外边攀花折柳?当然这是少妇的思极之辞。“绿杨堪系马”句,化吴文英《莺啼序》“十载西湖,傍柳系马”句入曲。“困坐”、“数对”二句,写思妇因愁思而慵懒,一次次地面对清风想念远人,更进一步描绘出她对丈夫的真挚情意。思妇想到过去丈夫在时,夫妻恩爱,而现在又教谁给自己画眉呢?为思亲人,身体消瘦了,还有什么心思去插红花精心打扮呢?就是打扮了又有谁来赏识呢?这里化用了张敞为妇画眉的典故,活脱脱地写出了少妇内心极为痛苦、极度失望的复杂的心理活动。这支曲子在表情达意时曲折委婉,给人以丰富的联想,使人在想像中体会到含在其中的不尽之意,其艺术魅力,尤为感人。(《元曲大辞典》)

作者简介

关汉卿,元代戏剧家。号已斋叟。约生于金末,卒于元代,大都(今北京)人。与马致远、郑光祖、白朴并称为“元曲四大家”。钟嗣成《录鬼簿》说他曾任太医院尹(有些版本“尹”作“户”),夏庭芝《青楼集》所载邾经序则以关为金遗民,入元不仕。所作杂剧今知有六十余种,现存《窦娥冤》《救风尘》《拜月亭》《调风月》《望江亭》《单刀会》《蝴蝶梦》《鲁斋郎》《玉镜台》《金线池》《谢天香》《绯衣梦》《西蜀梦》《哭存孝》十三种;《哭香囊》《春衫记》《孟良盗骨》三种仅存残曲。另《鲁斋郎》《陈母教子》《五侯宴》《裴度还带》《单鞭夺槊》《西厢记(第五本)》六种,是否为他所作,尚无定论。所作散曲今存套曲十余套、小令五十余首。


本文链接:https://www.duanzha.com/qu/157.html 

分享到: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